更多联系我们
  • 公司名称:无锡不锈钢角钢厂
  • 销售一部:0510-83071880
  • 手机:13400005171 贾经理
  • 销售二部:0510-83739583
  • 手机:18051566211 孙经理
  • 传真:0510-83079211
  • QQ:382958454
 

行情低迷、成本高企不锈钢角钢行业面临转型危机

浏览次数:1530 次 发布日期:2012-08-13 20:51:48 信息来源:无锡不锈钢角钢厂 |http://www.xiaoyubbs.cn
 
分享到:
 

行情低迷、成本高企不锈钢角钢行业面临转型危机

尽管早在3个月前就安排了资产转移,负债逃跑的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民营钢企老板陈志强仍然没有逃脱被抓的下场,8月6日,陈志强在菲律宾机场被抓。8月9日,丰润区欢喜庄乡派出所所长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了该消息。

3个月前转移资产

8月9日,唐山丰润区欢喜庄工业园保强钢铁有限公司厂区寂寥无人、空空如野,看门人在铁栅栏电动门后打着瞌睡。而前两天,保强老板陈志强欠债逃跑的消息一传开,闻讯赶来的当地债权人将厂区内值钱的财物搬抢一空。

“派出所已经接管这里了,要债的去找派出所吧。”看门大爷说。他说,厂内只有几名派出所民警维持现场安全。“前两天,要债的人都来厂里搬东西了,现在里面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东西了。”空旷的厂区内,一辆小货车载着十多个钢制燃气瓶,车主正在民警的监督下登记。“就剩下这些了!”

唐山市丰润区欢喜庄工业园与天津交界,一条窄窄的乡间马路两旁设立了数家小型钢铁企业。保强钢铁2004年2月18日由陈志强创立,注册资金500万元,法人代表为陈志强。随后,陈志强在唐山、新疆等地设立了5家钢铁企业,其中包括新疆乌苏照东铸造有限公司和新疆冀丰集团有限公司。而此次资金链断裂是因为新疆公司的生产经营先出现问题,“新疆那边出事了,前两天才传到我们这儿的。”欢喜庄村当地村民说。

当地乡政府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人(陈志强)是欢喜庄人,但事是在新疆出的。”据欢喜庄派出所所长透露,因为涉及金额巨大,案件已经移交唐山市公安局了,欢喜庄派出所目前的工作是维持现场。他证实,陈志强已经被抓。在唐山市丰润区经侦大队,专门负责接待保强钢铁案件报案人的工作人员表示,陈志强案件涉及金额已经超过数亿元,由唐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立案侦查。该人士透露,目前报案人所报金额大多在300、500万元。

对于众多债权人而言,陈志强被抓是好消息,但是,他们也将面临一个事实,陈的资产可能已所剩无几。工商资料显示,陈志强在“跑路”之前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资产转移。在3个月之前,也就是5月2日,陈志强已经将保强钢铁股权转让给了王春利。

那么,到底是资金紧张将企业转手获得资金,还是已经知悉资金链断裂,最大限度地采取措施保全资产?公开信息无法获知陈志强此次转让的目的,但是从保强钢铁厂遭债权人搬空来看,很有可能是后者。因为如果是前者,保强钢铁现在的所有人王春利应该站出来阻止债权人的行为,而王春利并没有这么做。

而保强钢铁的财务数据也指向资产转移或者流失。2011年初,保强钢铁公司的流动资产为4756万元,但到了年底,公司的流动资产余额只有1559.61万元。

高利贷危险游戏遇行业低迷

据悉,陈志强涉及数亿元的民间借贷,几乎都来自丰润地区。据当地村民介绍,欢喜庄附近有个李姓集资人,给保强钢铁集资了2-3亿元。这些钱是“以一定的利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然后以更高的利息借给保强钢铁。”

而这并非个案,唐山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不锈钢角钢行业人士表示,在唐山丰润、丰南地区,民营钢企从民间募集资金是普遍现象,在丰润区,这种民间借贷现象尤为突出,“丰润区的钢企几乎都是中小企业,难以从银行获得资金,民间借贷成了融资主要渠道。”唐山丰润区是小型民营企业聚集地,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在丰润至天津的一级公路两旁,布满了小至家庭作坊,大到收入数十亿元的钢铁企业,能看到的广告牌几乎都是钢铁公司的。该人士还透露,这种借贷的月息一般在2分5厘,3、4分的月息也常见,高的甚至达到5、6分。这就意味着,借贷方一年需要返还本金的30%至60%。

以陈志强为例,在创立保强钢铁之后,2007、2008年间,陈志强看到钢材生意在新疆等地火热,甚至出现从唐山这边拉过去还有钱赚的局面,遂决定到新疆开设钢铁厂。短短的4、5年间,陈志强就在新疆开办了5家钢厂。这对资金的需求非常大。在此期间,正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期,我国采取了紧缩的宏观调控措施,银行对信贷收紧。钢铁、房地产行业的信贷变得异常困难,致使这些行业转而从信托渠道获取资金。

而工商年检信息披露,保强钢铁2011年销售收入为1.22亿元,利润总额为218.74万元。截至2011年末,保强钢铁的总资产为1912.55万元,股东权益为459.43万元。显然,依据保强钢铁的盈利能力,无法支持快速扩张,陈志强需要从其他渠道获取资金。而现在看来,民间借贷成为陈志强主要的资金来源。据悉,陈志强在当地的借款月息为2分。

不锈钢角钢行业快速发展时期,30、40%的年息也许可以承受。但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企业亏损,高利贷必然难以为继。快速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是唐山钢铁行业人士对陈志强“跑路”的一致判断。上述人士认为,去年10月份以来,赶上钢铁行业持续低迷,钢企普遍出现微利甚至亏损。资金压力大、行业销售低迷,是陈志强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唐山钢铁网董事长晏希会也认为,快速扩张导致陈志强的资金链断裂。

保强钢铁老板跑路的消息已经产生连锁反应,同样存在民间借贷的周边钢厂还款压力突然增大。“事发之后,其他一些厂出现了村民排队要求退款的现象,”有钢厂人员介绍,“保强附近的鑫长达钢铁受冲击最大,短短几天内,已经有几千万资金退资离开。”中国证券报记者还获悉,当地银行已经开始重新评估对钢铁企业的贷款风险,钢企获得资金的难度或因此增加。

事实上,钢铁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2011年年报显示,很多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都高达70%左右。钢铁企业每年的财务费用高过很多公司的净利润,有的公司财务费用甚至是净利润的数倍。因此,钢铁行业也被笑称为银行的打工仔。以河北钢铁为例,公司2011年度实现净利润13.83亿元,但公司的财务费用高达24.78亿元。从已经披露中报的多家钢铁公司的情况来看,钢企的资产负债率在继续上升。如果无法获得银行资金的持续支持,钢铁企业未来将面临更艰苦的局面。

规模效应成陷阱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唐山丰南区钢铁企业人士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钢铁行业都不景气,几乎全行业都处在亏损境地。在唐山,不论是国有钢铁企业还是民营钢铁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

这种境况在丰润区似乎尤为严重。8月9日,唐山丰润区宇德钢铁工作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工厂刚开工2天,因为市场不好前段时间工厂停产了不少日子。“老板最近刚从外地(北京)又贷到款了,所以开工了。”资料显示,位处丰润区白官屯镇工业区的宇德钢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目前公司带钢年产能为100万吨,高频焊管日产量达到1000吨。另一家焊管企业的杨经理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焊管去年的产量达到400吨,目前只有不到100吨。“每吨的利润在60元左右,几乎是无利了。”目前焊管的市场价格在3700元/吨。

在丰润至天津的一级公路两旁不少是宇德这样的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有不少已经关门停产。在一家焊管企业内,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已经关门很久了。

钢铁生产企业的不景气,也带动了服务企业的萧条。一家中频电炉维修企业的负责人就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钢厂生产情况明显不如往常。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大中型企业开始停产检修来控制产能,从而达到制止钢价下滑的趋势。根据统计数据,4月份,唐山地区高炉检修数量为5座,而6月份,高炉检修数量上升至7座。而中小企业在行业亏损情况,选择停产就成了必然趋势。

既然前景不看好,为何钢企为何不响应政策,及早转型,避免倒闭的命运呢?对此,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认为,钢铁企业固定资产投入巨大,如果退出,前期投入的巨额资金就意味着打水漂了,“资产减值太大。”即使行业不景气,也只能熬着了。而一般共识是,不锈钢角钢行业具有规模效应,规模越大抗风险能力越强,因此前几年很多企业应对风险的策略不仅不是转型,反而是扩大产能,结果导致今天我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

http://www.xiaoyubbs.cn/
 

 
 
?